哈尔滨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生物炼金手记第六章恐惧

来源: 分类:军事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1月20日

生物炼金手记 第六章 恐惧

一群人末尾的两个,一个赤着膊,纹着一只狼的手臂上拿着一把西瓜刀,另一个身体微胖,穿着件背心,手里提着根自来水管。

离大队伍落后了有三四米,前面的对话他们也听到了,但并没有当一回事。

华仔个弱鸡自己胆子小,整天神神道道的,又不是去坟地,就算去坟场,他们有十几个人,怕啥。

赤膊的那个还不时用西瓜刀去挥砍伸到水泥路上的玉米叶,在他一边小声和胖子说笑,一边又转头过去想砍叶子玩的时候,一双琥珀色的兽瞳映入了他的眼中。

赤膊男身体瞬间僵硬,边上的那个胖子看到了他的反应,正奇怪呢,就感觉左侧一股大力袭来。

“呜。。。”

赤膊男只来得及发出半声胎死腹中的惊叫,就看到玉米地里那双兽瞳的主人以一种超出他反应速度扑出来,两只闪烁着寒光的巨爪一下按住自己和胖子的脸。

两人在作出反应前就被加鲁鲁一爪一个拖着消失在了水泥路上,随后跃入另一侧的黄瓜棚后面。

整个过程快如闪电,除了赤膊男那半声压抑着恐惧的惊叫,只有一阵轻微的沙沙声。

前面的人当然听到了赤膊男的声音,全部都转过身来查看,但是没有发现什么,除了消失了赤膊男和胖子。

项彪几步从前面走道队伍后面。

“二狗?小兵?”

没人回应他。

一众人朝着道路两侧的作物地来回扫视,除了夜晚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其他什么动静都没有。

所有人心里都发毛了。

眼镜男华仔更是怕得浑身打摆子,其他人比他也好不到哪去,连项彪心里都萌生退意。

这是一种直觉,像是被眼镜蛇盯住的老鼠,浑身的毛孔都在鼓起鸡皮疙瘩。

“叮当~”冷不丁响起的脆响吓得众人跳了起来看向之前的前进方向。

那里,一根自来水管掉落在了水泥地上滚动着,刚刚的响动就来自于它,但是它的主人呢?

原本应该在那的板寸头王东不见了。

“啊。。。”又是半声惨叫。

刚刚把头转过去看着王东自来水管的众人还没从恐惧中回过神,站在项彪身后不远处的两人又不见了。

项彪发誓,他根本没听到任何其他声音,只有风吹叶子的沙沙声。

“快挤到一起!”项彪冷汗直流,慌忙的大喊一声,根本顾不上会不会被那边房子里的人听到了。

剩下的人赶忙聚拢了过来,紧紧挨着身边的人。

一、二、三。。。七

华仔数着人数,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

“彪。。。彪哥,只剩下七个人了,少。。。少了八。。。八个兄弟。。。”

剩下的所有人汗毛根根竖起。

他们清楚知道的有五人失踪,另外三个怎么没的他们却根本毫无知觉。

鬼!

这个可怕的词汇出现在所有人的脑海中。

正在他们快要坚持不住打算大喊救命并报警的时候,真正让他们恐惧而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离他们不远的毛豆地里,一个巨大的黑影缓缓站了起来,一步步走上了水泥路。

露出的獠牙惨白生畏,掌指尖的利爪闪烁着寒光,蓬松威武的鬃毛在夜风中微微飘荡。

狮面金刚加鲁鲁终于在他们面前正式登场。

项彪一群人像是被掐死脖子的呆头鹅,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盯着面前这恐怖的怪物却说不出话来。

“妖。。。妖怪啊!”眼镜男华仔率先反应过来也最先逃跑。

管他什么老大,管他什么任务,管他什么钱,命最重要,他不顾一切的奔向围栏外的面包车。

可是才跑出没几秒,华子就感觉眼前一花,然后就是胸口一阵大力袭来,眼睛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项彪他们只看到华子刚刚跑了没几步,那个狮子精一般的妖怪就化为一道黑影追上了他,挥掌一爪打在他胸口。

华子百多斤的人就像失重一样倒飞入一边的作物地里没了声息。

没有任何人敢跑,加鲁鲁一步一步的走近他们。

待到这时,才真正看到加鲁鲁身上穿着的皮夹克和弹力裤,项彪等人的脑中只有一个反应。

真、的、是、妖、怪!

。。。

吴忧在加鲁鲁消失在视线中没多久,就在系统栏中找到一个观察模式,点选之后像是以加鲁鲁的第一人称视觉观看了全过程,这种感觉实在是在奇妙了,也充分感受到了普通人的渺小。

加鲁鲁的利爪哪怕再偏几公分,就有可能就是好几人开膛破肚的后果。

作为自己的第一只炼金生物,狮面金刚加鲁鲁的表现完全超乎了吴忧的期待。

这是一种猎杀的艺术,让猎物承受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压力,直至绝望的面对死亡,当然,有吴忧的命令,加鲁鲁并没有下杀手,之前的几人也只是晕过去了,不过身上多少会留下一些记号。

。。。

项彪心里已经怕极了,也不管自己深夜持械闯民宅的罪,悄悄的举起打算报警,各路神仙菩萨,西方上帝宙斯等各教神灵已经被他在心中求了个遍。

但他马上就不敢动作了,因为那个妖怪在盯着他,不,是直挺挺的盯着他的右手,上面的。

项彪有一个感觉,只要他按下了号码,自己马上会死。

“啪嗒~”掉在了地上,引得已经精神高度紧张的手下们身体一跳。

“我们一起上,这个妖怪还需要偷袭我们,说明它也怕我们,一起上才有活路,不然就等着被吃掉。”项彪冒着汗朝着自己的手下大喊着。

“难道你们想这么反抗都不反抗一下得去死?”

在强烈的恐惧之下,剩余的六人除了项彪,或颤抖或癫狂的举起手中的武器朝加鲁鲁冲去,挥舞着手中的砍刀和自来水管,狠狠砸向加鲁鲁。

项彪却根本没一起冲上去,而是转身朝吴忧家房子的方向跑去,那后面有条河,跳进河里跑或者躲进吴家的老宅都可以,只要不面对这个妖怪。

就在五人一脸疯狂苍白的靠近加鲁鲁时,加鲁鲁却根本没有动,恐怖的兽瞳始终盯着项彪。

“吼。。。”狂野的狮子吼爆发。

爆炸般强烈的音波袭来,五人顿时僵立在地,随后纷纷痛苦的捂着耳朵晕了过去。

手中的器械噼啪掉了一地。

项彪耳中只剩下“嗡。。。”的一片声音,感觉就像有炸弹在不远处爆炸了一样。

他离吴忧家的老宅只剩下了不到50米,但身子却已经是摇摇晃晃。

在意识不清的视线中,不远处的三层旧瓦房的大门开了,吴忧正站在那里平静的看着他。

项彪脚下没踩稳,一软就半跪倒在地上,而此刻,一片黑色的影子挡住了他身体周围的月光。

他绝望的转头看向后面。。。

“啊。。。。”一声惨叫远远传了出去。

上海癫痫病治疗怎么样
汕头天佑医院主治医生
聊城牛皮癣治疗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