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盛世龙潮 人物番外 天衍

来源: 分类:军事 查看:29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盛世龙潮 人物番外 天衍

沐辰笑着,像春日阳光般灿烂。可是辛尘却仿佛置身于风雪交加的寒冰谷底。

辛尘有些发蒙,沐辰的话每一个字都很好理解,甚至连起来也不是深奥难懂,可是如果他没有理解错,那么沐辰的意思,是他活了很久,那年轻的外表下,实际上是一个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年时光的老怪物,想想便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人,怎么可能长生不死?

这还是人吗?

“我从你眼里看到的生疏与惧怕,这怎么能行呢?要知道从你血契觉醒的那一瞬间,你就注定了要接触无数寻常人难以接触的东西,你可要早点习惯哟。哈哈哈哈,太好笑了,真是太好笑了,这一代的天巡侯爵居然这么胆小,哈哈……”沐辰笑了,捂住自己的肚子,笑得直不起腰来。

“很好笑吗?”辛尘冷着脸看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沐辰。

“难道不好笑吗?”沐辰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

莫名地看着倒在一旁的狗蛋,斜着脑袋,投去轻蔑地目光,高傲地说道:“我不会害怕,因为我是天巡侯!”

看着辛尘稚嫩的脸孔上流露出的冷漠与高傲,沐辰渐渐扬起嘴角,露出专属于他沐辰的完美笑容,道:“确实如此。你,终究不是那些愚蠢可笑的凡人,天巡侯啊,我想这个世界又该热闹起来了,桀桀桀……对了,这小娃娃的身体你想怎么处理?”

辛尘脸色不变,不过瞳孔却微不可查的闪了闪,说道:“你不惜耗费元力留下他,一定已经有打算了,何必问我?”

“还是留着吧,谁知道将来会不会有什么转机呢,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戏谑地看着某个强装淡然的小屁孩,沐辰笑意更甚,转口道:“外面的战斗真是够久的,也是时候结束了,我与这三宗有旧,借用一下他们的冰池,想来是没有问题的,这样一来,这孩子的身体保存个几十年是没有问题的。”

说着,沐辰摊开右手,所有的火焰瞬间向沐辰掌心汇聚,凝结成一朵巴掌大的九品火莲,一挥手,火莲在空中留下一道明亮的光线,径直贯穿了层层藤木,钻入藤木深处。

下一刻,一股炽热的热浪骤然爆开,围攻黑袍的众人只听藤木林中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一股恐怖的能量从藤木林中喷涌而出,在明黄的火焰中,所有的藤木一瞬间化为飞灰,原地只剩下一个焦黑的巨大深坑。

看着深坑中不断冒起的黑烟,空中的三个老者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先前那一抹红光出现得太突兀,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三人久战不下的黑袍便已经灰飞烟灭,由不得三人不惊骇。

“哼,这么多年不见,你们这些后辈小子倒是越来越争气了,好好的天衍宗一分为三不说,现在居然连这等货色都要群殴,而没拿下来,你们可真是给师门长脸的!”

沐辰浩大的声音响彻天宇,一时间不仅三老面色大变,就连辛尘也面露惊奇之色。

“你不是说只是三家不入流的势力吗?怎么现在又成一家了?还与你有关?”辛尘一瞬间变成了好奇宝宝,与先前的模样判若两人。

现在的沐辰不知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感到气愤,辛尘认为是前者,估摸着是应付即将到来的三老,故意摆出了一张黑脸。果然,听到辛尘的询问,沐辰扯了扯嘴角,飞速地说道:“我也只当天衍宗在上古已经消亡,没想到居然传承了下来,我有段时间闲着无聊,便做了天衍宗的三主之一的星耀之主,先前探查白云山的时候,因为三宗都没有强大的气息,我就没有注意,方才他们动手,我才注意到了。”

“哦,你还真是够闲的。”辛尘翻了一个白眼,心中却是惊骇不已,丫的,还真是个老家伙,上古,那是多少年之前了,更无语的是,得要有多闲,居然混到人家宗门里,还混到了最高领导人。

这时,三老的遁光出现在视野里,三人远远地便停了下来,改为徒步像这边走来,一来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尊敬,二来,三老心里也犯嘀咕,想要远远打量一下状况。

娘咧,这得是哪里冒出来的祖宗,三宗的来历,三老身为长老级的自然清楚,可是天衍宗自从上古之后,三主传承便断了,精英势力几乎折损一空,要不然,凭借自家在上古时的威势,怎么着也得是圣地级的存在,怎会沦落到要一分为三在这种偏僻的地方苟延残喘?

眼下,突然出现一个喊着天衍宗旗号的强大人物,三老心中又是期待又是忐忑。

远远看去,一大一小,装束一模一样的两个人,都是一身锦纹白衣紫,大的看上去约莫二十出头的年纪,一身气息平平淡淡,倒是有着一股自然天成的上位者气势,不像是修为深不可测的存在,倒像是一位久居高位的贵族一般。

而小的,三人倒是可以一眼看出修为境界,只是能够看出小的修为,三人却更觉的不敢相信,因为这小家伙看似只有十岁左右,可是修为却是实打实的蜕凡期圆满,只差一点就要成就涅槃境。

这让三人如何能够接受,要知道,修炼界一直流传着这样的话,二十蜕凡,百岁涅槃。虽然,这是在说,二十岁之前不能蜕凡,此生无法蜕凡,百岁之前无法涅槃,此生无法涅槃,但是,其中也有另外一个意思,就是,二十岁之前不要想着涅槃。就目前已知的情况,最早涅槃的似乎是东临圣地的上代圣主,但是那也是二十六岁的年纪。

可是,眼前这个小家伙,涅槃境似乎已经不远了,难不成,这个惯例就要被这个小家伙打破不成。带着这样的想法,小家伙身边的大人就更加不能被忽视了,想来这便是那位前辈了。

“晚辈见过前辈,不知前辈与天衍宗有何渊源?”别看三人落下的距离有些远,三人又是白发飘飘,老胳膊老腿的,可是走起来,这点距离也是转瞬及至,就连被他们早早忘在身后的那些弟子,拔足狂奔也是没有追上。

只是,当看到三个比自己爷爷还要大的老者毕恭毕敬地向着沐辰弯腰行礼时,辛尘忽然觉得有些错乱,反倒是后面赶来的那些中年人,见到自家师尊(长老)向着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男子行礼时,却不觉得意外,反而急忙跟随在后面向着沐辰行礼。

一时间,辛尘只觉得自己牙疼的厉害,身子不自觉地缩到了沐辰身后,小声地嘀咕了一声:“这三个老头,也不怕被骗了,怎么不问清青红皂白就瞎咋呼?”

辛尘声音虽小,但是在场众人最低都是蜕凡境,自然将辛尘的话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一时间,三老身后的众多中年人脸色都变得有些怪异,显然,他们也觉得自家长辈有些孟浪了。

不过,三老却是脸色不变,彼此眼神交流一番后,显星宗的那位老者轻咳两声,刚想开口,却觉得有些不知该怎么称呼辛尘,最终还是硬着头皮道:“小友此言诧异,前辈修为高深,远在我等之上,又何必要欺骗我等,况且,能够一语点破我等三门出生的,如今的世间已经几乎不存在了。”

“也是,如今天衍宗俨然已经被人遗忘了,便是你身后的这些小家伙也是一脸迷茫的样子,你们这些年还真是教育得不错!”沐辰倒是显得老生常在,只是说起话来总是夹刀带棍阴阳怪气的。“说说看,就我所知,上古间三主闹不愉快,你砍我一刀我捅你一剑也是常事,可这是关上门的事,怎么着现在就闹得一分为三了,不要传承了?”

辛尘听得冷汗直冒,不知为什么,感情这三主间都闹成这样了,这天衍宗居然还能流传到现在才分家,还真是不容易。

倒是三老脸色一黑,同时也认定了沐辰确实与天衍宗有很深的渊源,居然连这么隐秘的事都知道。要知道,天衍宗三主在外界从来都是很‘和谐’的,除了最强的那一代三主,不过这三位大打出手,互撕脸皮的事却是宗内机密,即便是上古都鲜为外人所知。

可是,这样一来,沐辰的身份就变得更加捉不到头绪了。这位连天衍宗上古机密都知道的存在,却不知道天衍宗上古大劫后,天衍宗三主已经无法传承,修炼功法更是残缺不全,难不成这位是从上古遗留下来的超级大能!

想到这里,三老也觉得有些不切实际,只好婉转地说道:“不知前辈究竟是何身份,此间有关我三门隐秘,前辈不透漏身份,我等也不敢枉然泄露。”

“呵呵,果然没落的够可以的,听你这么说,便知道诸天妙法中观影显形追溯本源的基本术法你等都遗失了,你们有什么资格询问吾之尊号?”沐辰一声冷笑,言语陡然变得犀利起来,周身气势幻化有形屏障,一道道星辰光影显化其上,如同置身于漫天星辰之中。

“周天星辰妙术。”三老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声音中满是震惊与狂喜。

“如此够了?”一挥手,所有异象瞬间消失不见,沐辰冷着脸说道。

“够了够了,前辈能够施展本宗妙术,必然是本宗之人,晚辈楚星河见过前辈。”

“晚辈简任行(罗成)见过前辈。”

只是一下,三老态度大变,由恭敬变成了尊敬,直接跪伏在地,完全是拜见尊长的样子。见到三老这样,身后的众多徒弟,虽然不知道心里如何作想,但是只能随着跪下。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沐辰没有让众人起身,语气也变得庄重起来。

“这事说来就长了……”楚星河心知这位祖宗很是不满宗门现状,陪着小心说道。

然而,沐辰却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楚星河:“那就长话短说。”

“呃,是。”楚星河语气一顿,接着说道:“上古末期,众族林立,诸道争锋,争霸之中,我天衍宗精锐几乎损伤殆尽,就连三主也意外殒落,更严重的是,从此之后,三主无法传承……”

“什么,那三个蠢货连冰池都丢了!”沐辰再次打断了楚星河,这一次,沐辰愤怒得几乎连辛尘都信以为真了,直接就把三主骂作了蠢货。

三人再次感受到沐辰的彪悍,同时沐辰的表现让三人先前否决的那个想法再次浮现在脑海里,难不成这位真是从上古大劫遗留下来的老古董,如果真是这样,这看似年轻的皮囊下,到底掩藏的是一个活了多少万年的恐怖存在!

“没没没有,冰冰池池还在。”一瞬间,楚星河只觉得呼吸困难,连话也说不好了,艰难地咽下几口唾沫,楚星河头埋得更低了,道:“只是,我们不知道如何开启传承。”

“哦,也就是说,冰池已经至少八千多年没有开启咯。”沐辰眼底闪过一丝精光,眉眼间渐渐舒缓开来,道:“也罢,我便帮你们再次开启传承,你们回去准备吧,明日我便会前往。”

“前辈,不如现在……”听到沐辰的话,三老都非常兴奋,又岂能等到明天,楚星河当即忍不住开口道,其余二人也是露出了期待的目光。

“得了,给你们一个晚上,还指不定能不能定下人选呢,现在去,让我去看你们如何争斗?”沐辰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再一次打断了楚星河,有指着楚星河身后的两个中年道:“你们两个留下,这边躺的这小子,血脉与你们相似,想来你们也是这徐家庄的,这边出现这种事,你们留下处理一下。”

楚星河见状,也不敢停留,对着二人使了几个眼色,便告罪一声,迅速向白云山飞去。剩下的简任行与罗成对视一眼,同样留下门人,匆匆离去。也是这些门人与周围被灭的其他村子有关系,所以也要处理后事。

沐辰也不以为意,任由这些人放着被毁的村庄不管,小心翼翼地跟随在自己身边,反倒是辛尘见状,忍不住开口道:“你们先去处理好后事,我们就在这里不会离开的。”

辛尘说得如此直白,众人也不好继续跟着,再加上他们也确实不忍自己的亲人暴尸荒野,所以纷纷离去,倒是徐家村的两个中年人守着狗蛋的身体,没有离去,也是,整个徐家村都化作了灰烬,他们也没什么好处理的,沐辰留下他们,也只是为了照看狗蛋罢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