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三十四章 不想死的赶紧滚(1)

来源: 分类:武侠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2月21日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三十四章 不想死的赶紧滚

“江河兄弟,我和你说……”

方卓然一见江河面带犹豫,觉得希望更大了,连忙上前两步,却被陈武一下拦住。

“没看见我们老大现在不想和你们说话吗?不想死的,赶紧滚!”

“赶紧滚!”那些被陈武带来的一众大汉齐声喝道,声势如雷,在虚空回荡开来。

“我。”方卓然还想说话,看到陈武等人的恶相,心中打了退堂鼓。

“江河兄弟……”他刚开口说了四个字,陈武手猛地一扬,方卓然吓得浑身一哆嗦,身形瘫倒在地。

“陈武,让他说。”江河淡淡的道。

“是,老大。”

陈武点点头,伸手一指瘫在地上的方卓然,“听见没有,我老大让你有什么话赶紧说,说完滚蛋。”

“是是是。”

方卓然连连点头,不敢反驳,拿着那枚吊坠刚要开口,眼前黑影一闪,手中的吊坠就被夺了去。

抬头一看,夺走他吊坠的竟是沉默许久的方如雪。

方如雪眸光死死的盯着江河,玉手紧握吊坠,尖锐棱角刺入掌心,一缕猩红的鲜血流淌下来。

“江河,我们方家的人,不是让你这么羞辱的!”

“难道就因为你背后有人撑腰,有个关系不清不楚的结拜义妹,还有一帮跟班,你就能这么肆无忌惮的欺辱我们不成?”

江河平静的看着她,面无表情的道:“不是我要羞辱你们方家,也不是我要欺辱你们,这一切,都是你们自己找的。”

“你说什么?”

方如雪黛眉紧促,好看的大眼睛,满是怒容。

“你是真听不懂,还是装听不懂?”

江唯站出来,看着怒火中烧的方如雪,冷冷的道:“要是哥哥不来,你们这帮人是不是打算就这么看我们江家的笑话,还是说原本你们就是想要来找茬的?”

“方如雪,哥哥以前的确是喜欢过你,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个吊坠你也别拿来说事,小时候的童言,你还真当真了?”

“我替哥哥送你们一句话,做人,不要自取其辱!”

“你还真当真了?”

脑海中回响这句话,方如雪怔住了,呆呆的站在原地,任由掌心处的鲜血流淌。

当初江河拿着吊坠来找她的时候,她说过相同的话。

那时候的江河,不过是一个刚刚觉醒战魂的小丑了,就算他觉醒了战魂,摆脱了江家废物的称号,但依然配不上她。

在当时的她看来,江河与她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现在想想,似乎她说对了。

他们两个,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孟远山站在一旁,见到脸色难看的方家姐妹,心中暗暗庆幸。

还好自己这边只是从犯,主动挑起阴谋,想要坑害江家的,也是方家主谋,江河发火,他承担的怒火明显就小很多。

做人做事都要低调,老祖宗的话果然有道理。

正在他暗自庆幸的时候,一个宛若雷鸣的声音响起。

“孟远山。”

“在!”

孟远山一个激灵,赶紧回过神来,紧接着耳边继续传来那道索命阎罗的声音。

“今天我心情不好,不想和你们三个废话,现在带着他们两个走出江家,从此再不得踏入江家半步。”

“如若不从,杀无赦。”

孟远山听到耳朵里的声音,心脏都差点吓得听了,赶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是是是,我这就走。”

说完,赶紧拉着失魂落魄的二人离开。

几个眨眼的功夫,跟个落败的大公鸡一样,飞也似的逃离了江家大门。

一边跑,孟远山一边回头望。

出门的时候,一个不注意,把方卓然的脑袋直挺挺的撞到门板上,磕出一个大包。

方如雪原本皓白诺儿的手掌,因为握着那枚吊坠,已经变得血淋淋的,让人不忍直视。

姣好的面庞,眼波流转的美目,也不再有往日光彩。

“这个世界的变化,真的,真的好快,他怎么会变成这样……”方如雪低着头,失神呢喃。

“放开我,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方卓然被拽着没走出多远,突然发疯了一样,挣脱开孟远山的胳膊,双目血红。

“只要江河能够和我们成为亲家,日后有享不尽的权势,财宝,无数人都要仰视我们!”

“孟远山,你阻挡了我们的大业,我杀了你!”

正说着,方卓然手掌在虚空猛地一抓,拿出一柄长剑,凶狠的向孟远山刺去。

孟远山冷哼一声,大袖一挥,瞬时间方卓然像条破抹布似的掀飞在地,颓然如条丧家之犬。

一抬手,昔日的方家天才子弟,瞬间落败。

“方卓然,你还看不清眼前的形势吗?”孟远山神色复杂的呵斥道。

方卓然爬起来,猩红的双目盯着孟远山,声嘶力竭。

“形势,什么形势?是你,就是你害得我们方家失去了崛起的大好机会,是你这个混蛋!”

“我们方家原本有大好的机会,江河修为提升的那么快,还有那么厉害的朋友,马上就要成为大才,也马上要成为我家妹妹的夫君了。”

“但就是因为你,因为你把我们拉了出来,一切的未来都没有了,如雪,你说是吧!如雪,你说话啊!”方卓然晃着一旁方如雪的肩膀,声泪俱下。

然而,方如雪依旧呆呆的站着,仿佛傻了一般。

孟远山冷眼看着二人,伫立良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方兄,别说了,回家吧。”

“我们要是早知如此,哪里还会犯下像今天这样的错误,算了,只要以后不招惹江家,我们两家还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走吧,回家。”

孟远山的最后一句话落下,方家兄妹的脸上,同他一样,都是闪过一片没落。

今日原以为趁着江河不在,能够逼迫江家妥协,从此扳回一局,让方家和孟家变为扶风城的一等势力,压得江家抬不起头来。

但他们还是太天真了。

现在看看,抬不起头来的,不是他们自己,还能是谁?

……

江家。

江河领着一行人走了没多远,就把陈武等人遣散,让他们自己回去。

至于跟在他身边的谢红提和阿秀,则是吩咐人先带他们两个去休息。

还有那个孤身而来的苏妙音,江河对她说了声没空,后者便识趣告退,说改日再来叨扰。

最后,剩下的,也就只剩下满心期盼哥哥回归的江唯了。

回到二人原本的房屋,江河看着四周的摆设,心中多了一股舒适感。

这次太行山脉的行程,说凶险也凶险,要说不凶险,实际上还真不怎么凶险。

一开始在太行山脉时,江河遇到了几波强力的对手,但都被他一一对付过去。

到了造化小世界中,基本上江河就处于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地步。

在那个世界中,天地法则他已经参透,原本需要天魂境,乃至天魂境以上才能动用的诸般术法,都被他信手捏来,举重若轻。

徐敬儒在小世界被镇压五百年,近乎天地一体,凭借被压制的修为,可引动天地之力。

举手投足间,皆是携带不可抵挡的天地之威,席卷四面八方。

对上别人,就是再厉害的强者来了,只要无法对抗那方小世界的天道,都拿他没办法。

只可惜,他碰到了江河。

“也不知道徐敬儒那老家伙现在如何了,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想来那个生出一丝灵智傀儡的会照顾好他的。”

“无论如何,他是我这一世,第一个亲眼所见到的天骄奇才。”

“这样的忍耐、心境、天赋,莫说是乾元大陆,便是真武界,都足够称得上是顶尖的天才,奈何前世竟丝毫没有他的消息。”

江河心中暗暗叹息一声。

像徐敬儒这样的人,乾元大陆还有很多,他们所欠缺的只是一个机会罢了。

若不是上一世他因缘巧合的来到真武界,江河真的不知道,世界居然那么的大。

正在他心绪转动时,耳旁传来一记银铃般的笑声。

“哥哥,想不到,你发呆的样子还挺好看的呢。”

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正是江唯那张娇滴滴的可人俏脸,美目满是笑意。

“行了,哪有人发呆还好看的。”

江河伸手要摸她的头,江唯一挣扎,没躲开,只好无奈的接受江河的摸头礼。

“哥哥,都怪你,老是摸人家的头,现在我都长不高了。”江唯噘着嘴,一脸不悦。

“长不高?没事,哥哥给你带了一个可以长高的丹药。”

江河笑了笑,拿出一枚珠子,递给江唯,江唯有些纳闷的接过来。

掂量了几下,除了有些重之外,她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最特别的一点是,这明明就像是一块宝石,哥哥怎么说是丹药呢?

“哥哥,你确定这个是可以用来吃的丹药吗?”江唯好奇宝宝似的,瞪大眼睛。

“不错,它就是用来吃的。”江河点点头。

江唯低头摆弄手中的“宝石”,小声的道:“可是,可是我怎么看它都不像是吃的,看起来倒像是用来装饰用的宝石,还是很贵重的那种。”

“哥哥,小唯知道你去太行山脉不容易,找不到那个丹药算不得什么,只要哥哥回来,我就心满意足了。”

小孩口臭
有点盆腔炎怎么办
老人受伤了怎么消肿止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