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枪神之怒 第三十五章 苦命的林强

来源: 分类:体育 查看:5次 时间:2019年06月07日

枪神之怒 第三十五章 苦命的林强

“那样最好。”齐天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这个炼器室中都是一些普通的炼器材料,这种材料用来制造枪支,品级上有些不够,特别是枪支的关键部位,这些材料根本无法发挥出枪支应有的功能:“师傅,你有没有更好的材料,送我一块怎样?”

齐万云斜了一眼齐天,心情却是一沉,这小子果然不是要踏踏实实的学习炼器,你基础都没有打好,普通的矿石提炼这一步还没有过,一件真器级别的兵器都没有炼制出来,就好高骛远起来。

“你要高级材料干什么?炼器讲究的是顺序渐进,从基础做起,一步一步来,决不能好高骛远……”

“好了师傅。”齐天有些不爽,自己不就是想要一块好材料,制造枪支吗,没想到竟然引起这家伙无休止的啰嗦:“我只是想见识一下更高级别材料的性能,和普通矿石对比一下,看它们的区别到底在哪里而已。”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的人做任何事都喜欢喜欢一目了然、清楚明白,就连炼器的矿石都被他们明确的分门别类、等级鲜明。

经过齐万云一上午的讲解,齐天自然知道,矿石被他们这些练器大师分成了玄级、地级、天级、圣级等几个级别,每个级别都有上中下三品。

现在齐天的炼器室中,全是一些玄级的矿石,也就是他们经常说的玄铁矿,玄铁矿是最低级的矿石,也是玄阳谷最常见的矿石,大部分弟子都在使用这种矿石,制造玄武大陆使用率最高的真器。

齐万云站起身来,郑重其事的说道:“齐天少爷,炼器之道打好基础最是关键,希望你能一步一个脚印认真磨炼。”

齐万云虽然这么说,还是掏出一块拳头大的光亮的晶体,递给齐天,毕竟这小子是家主的宝贝孙子,就算自己不给,他若是亲口给家主讨要,家主也会给他的,到时候反而显得自己有些不近人情:“这是一块地心灵金,是打造灵器的材料,我已经锻造好了,你可以研究一下,我还有事,先走了。”

齐万云临走的时候,还是回头对齐天不厌其烦地说道:“齐天少爷,我建议你还是先从锻造普通玄铁矿石做起,不是我打击你的积极性,打造灵器你现阶段根本没有这个能力。”

“记住了,多谢师傅提醒。”齐天也知道,自己现在功力尚浅,打造灵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别的不说,就是激发出地级矿石的灵力,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想要激发出矿石中的灵力,必须要有玄武境的修为,而他现在只有气武境六重,距离那个阶段还有不少的距离。

但是齐天并没有打算激发出材料本身的灵力,他只是想利用地级材料本身的硬度,打造枪支的关键部位,使枪支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威力。

齐万云送给齐天的地心灵金,触手生寒,呈玄黄之质,仿佛内蕴无穷之力,灵气四溢,拳头大一块晶体,竟有几十斤的重量,已经达到地级中品。

地心灵金是在三千尺深的地下孕育出来的,它质地坚硬、纹理细密、蕴含极强的灵力,是打造灵气的上佳材料,和熔岩灵铜、冰雪寒银公称三大通灵之材,三种材料能够分别打造不同属性的灵器。

“好东西啊

枪神之怒  第三十五章 苦命的林强

。”齐天手拿地心灵金,赞不绝口,若是用这块地心灵金打造一支手枪,其威力必定超越自己以前制造出的所有枪支的威力,以前他从未见过这么好的材料,当然更是没有用过这样的材料打造枪支。

将地心灵金收起,进入密室,胡乱吃了几口饭菜,对紫衫和小白狐说道:“今天下午我要好好休息一下,谁也不要打搅我。”

“是。”紫衫应了一声,低头收拾起桌子上的碗碟来。

“快去吧,谁有心思和你说话。”小白狐懒洋洋的趴在椅子上,翻着白眼说道。可能这是小白狐的一种修炼方法,这个姿势好像能让它快速恢复,现在小白狐身上好像有一层淡淡地光芒流转,看来已经恢复了一些功力。

齐天没有理会小白狐暗含讥讽的言语,径直走进房间,反锁房门,将铜牌压在被子下,闪身进入铜牌空间之中。

现在的林强却是一肚子怨气,他一大早就兴高采烈的来到丹堂纯阳峰,心中不断寻思着,自己将这么重要的消息传递给冷少冲,他还不是会大大的奖赏自己一番,最起码也会给自己不少灵石的劳务费吧?

可是来到纯阳峰之后,事情和他想象的却是大相径庭,守护纯阳峰的守卫,将林强求见冷少冲的消息传上去,得到的却只有一句话:在此等候。

至于要等到什么时候,那位负责传令的守卫却没有明说,林强再三追问,得到的答复都是:“我也不清楚,你耐心等着便是。”

林强无奈,找了一块背阴的石头坐下,慢慢等吧。可是这一等就是一个上午,眼看日头慢慢偏西,还是没有得到冷少冲的召唤。

他有些耐不住性子了,等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呀,就算你再忙,给个准信行不行,若是需要的时间太久,我先去心悦赌坊散散心也好呀,反正齐天那个杀千刀的现在玄阳谷,一时半刻也不会去心悦赌坊,没人坏自己的好事。

林强站起身来,来到守卫的面前,不耐烦的对守卫说道:“你能不能再通传一下,问问冷少爷,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可能是林强当真有些着急了,将一部分情绪都发在了守卫的身上,语气特别不友好。

谁知那名守卫顿时脸色一变,凶神恶煞一般对林强吼道:“一个器堂小小的杂役弟子,有什么资格面见我家少爷,他让你在此等候已经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就这点面子还是有舞宏的功劳,要不然我家少爷早让你滚蛋了,老老实实给我去一边待着去!”

林强怒气上涌,他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杂役,但是年轻人的血性还是有一些的,被齐天那样的人物欺负一下也就算了,你一个给人看门护院的守卫,有什么资格对我大呼小叫:“妈的,你以为我想来见他呀,老子还不伺候了,这就去心悦赌坊逍遥去,误了你家少爷的大事,可就怨不得我了。”

林强说完,大踏步向外走去。

“站住!”刚刚垮了三步,眼前一花,一道人影像一堵墙一般横在了他的面前,伸出一只蒲扇大的大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将他狠狠地扔回他刚才待过的地方:“你他妈给我老老实实在这里等着,我家少爷没有见到你之前,你哪也不许去,要不然小心你的贱命!”

那护卫的修为林强根本看不透,据他估计怎么着也有玄武境的修为,和这样的人物对抗,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胜算,林强还算识时务,铁青着脸,老老实实按照护卫的吩咐,坐在石头上苦等起来。没办法,技不如人,只能忍气吞声,要不然自己受的罪可就大了。

其实林强不知道,现在的冷少冲在长生阁气得上串下跳,一张脸肿胀得像个猪头,他使用了最好的丹药,脸上的血是止住了,但是肿胀的势头想要消下去,却还需要一点时间。

他已经将袭击他的凶手定位到了勾魂散人头上,一定是这个阴狠的家伙为了窃取自己的财物,对自己痛下杀手!好在自己有保命的冰蚕软甲,要不然铁定已经被那家伙送到阎罗殿了,他想到勾魂散人,就气得血气上涌。

冷少冲却是拿勾魂散人一点办法,那家伙一身修为变态的很,除非他爷爷那个级别的人物亲自出手还能对付得了他。就算那样,也不一定能将他生擒活捉,八大门派联手缉拿,还不是让他逃脱了?再说,冷少冲也不想这件事让自己的爷爷知道,若是他知道自己勾结杀手,谋害同门,少不了对自己一顿杖责。

自己引狼入室,酿下的苦果只能自己承受,不过冷少冲心中唯一一点安慰,就是他亲眼见勾魂散人将齐天轰炸的渣都不剩,也算是给自己解决了一个令人头疼的隐患。

他不是不想立马召见林强,那家伙受命于舞宏,定有要紧的事情告诉自己,但是他现在这幅模样,却是不想让一个外人看见,何况还是玄阳谷的杂役弟子,要是将这件事传到玄阳谷,想想就觉得丢脸。

没办法,只能让他在外面等上一会了,总不能让我一个堂堂丹堂的少堂主蒙着脸见他吧?

自从被炸弹炸晕以后,冷少冲到现在都感觉有点浑浑噩噩,好些事情都想不明白,你不想见林强躲在屏风后面问他话也就是了,这样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通,看来这家伙的脑袋一时半会是好不了了。

也就是因为冷少冲头脑不清,才让林强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若是林强知道这个缘故,不知道作何感想,是感叹造化弄人、还是感叹自己时运不济,也就无从揣摩了。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