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混乱战神 第三五二章 神秘的凶手

来源: 分类:体育 查看:5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混乱战神 第三五二章 神秘的凶手

韩进等人骑着马儿不紧不慢地向城东区的公共墓地走去而那年轻贵族也从马车上卸下一匹马儿跟在韩进和郎宁身后。

“为什么等我?”韩进轻声问道。

那年轻贵族早已想好了大量的措辞但是和韩进的视线碰撞过之后他不知怎么就慌了临时决定不按照原来的计划说而是把事实说出来:“大人其实我昨天就看到过您的当时还有雅琳娜小姐。”

“哦。”

“看到您带着雅琳娜小姐从艾尔玛的家里走出来我认为您和艾尔玛的关系一定很密切所以……所以……”那年轻贵族变得吞吞吐吐的。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犹豫了片刻续道:“我以前和艾尔玛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如果艾尔玛有了机会那我很可能要倒霉了所以……我想先和艾尔玛接触一下哪怕是让我道歉、赔罪都可以只要他不记恨我。”

“什么不愉快的事?”韩进问道。

“我父亲生前和艾尔玛的私交很好我也得到过不少帮助后来……迪斯马克大人要对付摩根商会艾尔玛找到我想让我帮着向迪斯马克大人求情。”那年轻贵族轻叹口气:“大人我不过是一个区的治安官根本没有资格向迪斯马克大人求情!如果我真的去了不但没有任何帮助还可能把我的家族赔进去。最后我拒绝了艾尔玛。”

“哦然后呢?”

“艾尔玛当时非常生气还把酒杯扔了过来。”那年轻贵族抚摸着自己的额头苦笑道:“一下子就把我的脑袋打破了现在还有伤疤呢。如果我皱起眉伤疤就会变得非常清楚。”

“你没有报复他?”

“报复?”那年轻贵族的脸容愈苦涩了:“毕竟他帮了我不少而且还是我的长辈打就打吧。”

郎宁转过头笑眯眯地看了那年轻贵族一眼。当时是迪斯马克要对付摩根商团而且艾尔玛又打了他他没有落井下石品质也算是不错了。既然是用酒杯打的当时旁边肯定还有别人所以他不可能说谎也不敢说谎。

“你什么时候去找的艾尔玛?”

“就是昨天您和雅琳娜小姐刚走不久。”

“你道歉了?”

“哪有机会道歉?”那年轻贵族无可奈何地说道:“我刚刚看到艾尔玛他就把我轰出来了。”

“后面应该还生过什么吧?”韩进淡淡地说道:“这些还不足以解释你为什么一直在这里等我。”

那年轻贵族犹豫了片刻终于开口说道:“我回家之后越想越害怕。您是圣冠城的主人艾尔玛又得到了您的信任如果艾尔玛想报复我我根本没有办法反抗。后来……我想了很久很久决定让我的一个朋友……嗯他是八阶盗贼让他潜入艾尔玛的家。”

“然后呢?”韩进眉头一挑。

“大人我绝对没有别的意思。”那年轻贵族脸色变得苍白紧张地说道:“我只是想让我的朋友警告艾尔玛我并不缺乏同归于尽的勇气如果他真的想对付我那我就和他拼了。”

“我知道。”韩进笑了笑:“您早就知道艾尔玛的死讯了吧?如果你真的想做什么应该尽力抹去自己留下的痕迹。能出现在这里一方面是你确实问心无愧另一方面是你想抓住机会不对么?”

那年轻贵族神情愣怔半晌才长吁一口气抹去头上的冷汗苦笑道:“大人您真是……”

“好了往下说后面生了什么?”韩进道。

“昨天晚上艾尔玛的情绪很失常。一会儿大笑一会儿大哭还口口声声说有救了说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我的朋友潜伏了很久始终没有找到艾尔玛独处的机会一直到半夜艾尔玛准备休息了我的朋友刚想接近艾尔玛却突然听到艾尔玛出一声短暂的尖叫声。”那年轻贵族郑重地说道:“我的朋友很害怕当时艾尔玛已经熄灭了魔法长明灯他看不清房间内的景象但他感应到了一种极其凶残、血腥的气息。大人我很了解我的朋友他的胆子一直很大的能把他吓成那样证明杀害艾尔玛的凶手肯定是个非常恐怖的强者!”

韩进沉吟不语难道摩根商团这件事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大人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那年轻贵族道:“昨天晚上艾尔玛是在一个小妾的房间里休息他被杀的时候虽然出的惨叫很短暂也不响亮但我相信那个小妾肯定能听得清清楚楚可……今天艾尔玛的家人传出的讣告艾尔玛竟然是暴病身亡。”

“你叫什么名字?”韩进突然道。

“舒曼大人我叫舒曼。”那年轻贵族露出了又惊又喜的神色。

“恭喜您。”郎宁转过身笑眯眯地说道:“你抓到机会了。”

“朗宁大人以后还请多多关照。”那年轻贵族显得非常兴奋。

“你认识我?”郎宁微微有些惊讶。

“当然在宴会上我见过您。虽然您只是喝了一杯酒就匆匆离开了不过我的记忆力一直非常好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我想起一句话机遇总是愿意青睐那些有准备的人。”韩进淡淡地说道接着向前一指“那里就是墓地了吧?”

“是的大人。”舒曼催动马儿抢先冲了过去几个护卫装扮的汉子从墓地周围的树丛中跳出来迎上了舒曼。

“怎么样了?”舒曼大声问道。

“少爷落葬的仪式早就完事了现在已经埋上了。”一个大汉一边回答一边偷眼看着韩进和郎宁。

“大人我们晚了一步怎么办?”舒曼回头问道。

“进去再说。”韩进也跳下战马。

墓园显得很安静差不多有十多个人正站在一座新坟前。他们分成四群看样子都是直系亲属因为每一群人都是由一个中年妇女为。从年纪和他们站立的姿态上分析应该是那中年妇女的孩子但在那四群人之外有一个年轻女人被排斥到一边显得很孤单。

“那个女人就是艾尔玛的小妾叫若拉艾尔玛前年才娶的她婚后一直没有生养。”舒曼低声道。

正在举行葬礼的人们看到一群人气势汹汹的走过来都愣住了。其实韩进和郎宁的神色都很平淡舒曼也是不露声色但舒曼的护卫们却一个个挺胸抬头、杀气腾腾的。他们知道自己的任务也知道他们的少爷在等什么人能跟着高高在上的领主大人一起做事他们无法承受这种荣耀。用直白的话说他们不是兴奋是亢奋。

韩进看着刚刚填完土的新坟转了半圈淡淡地说道:“挖开。”

韩进对激流军团的将军们下达命令虽然他们不认为郎宁会违抗命令但也要等郎宁做出表示后才会行动因为他们是正规的军人可那些护卫们就不一样了。韩进话音刚落也没等舒曼开口那些护卫们便嗷的一声冲了上去“视死如归”的架势不但把几个未成年的孩子吓坏了还把一个守墓人吓得坐倒在地。

接着护卫们从几个守墓人手中抢过铁锹但卖力气地挖起坟来。而艾尔玛的亲属们愣了片刻集体爆了哭喊声、叫骂声响成一片几个男孩子有的从地上捡起石块有的直接便扑了过来。

“大明!”护卫的领们反手拔出长剑怒吼道其他没有工具的护卫也纷纷拔出武器凶狠地盯着人群。

在迪斯马克对摩托车要商团的血腥清洗中艾尔玛好不容易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为了避嫌他连一个护卫都不敢雇佣在那人群中的战斗主力除了一群孩子外就剩两个老仆人见护卫们剑拔驽张的架势都被镇往了就连小孩子的哭叫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默默消失了。

“你们这群恶棍!竟然想亵渎死者!”那刚刚主持过葬礼的祭司的面容扭曲起来接着举起了手中的权杖。

教廷内祭司等阶森严按照魔力的高低分为辅祭、祭司、主教、枢机主教和大主教。又从工作性质上分为两大类一种是战斗祭司一种是牧师杰狄斯就属于前者。战斗祭司的主要是守护教廷而牧师的主要是传播神的荣光两者实力的差距已可想而知了。

那祭司的魔法只吟唱了一半便被护卫们包围了。幸好有韩进没有出命令的情况下他们不敢做得太过分只把那祭司推倒在地接着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住手!都给我住手!”舒曼气得暴跳如雷。

那此护卫们抬起头见舒曼脸色青不由一个个愣在那里。

“舒曼如果你真想有所作为至少要拥有约束手下的能力。”韩进淡淡地说道:“记住我不是迪斯马克。”

“我明白大人。”舒曼只觉得自己的胸膛都要气炸了。经过路上的交谈应该能让他得了些分而护卫们的表现肯定又被扣了不少。但现在不是呵斥属下的机会他只能先忍着了。

“恶棍!你们这群恶棍……”那祭司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用颤抖的声音尖叫着。他已被打得鼻青脸肿这种屈辱让他无法承受。随即他取出一张魔法卷轴只是他的双手抖得厉害摸索了半天也没能打开魔法卷轴。如果换成对敌估计他已经被杀死几百次了。

那些护卫们的神色都变了他们想冲上去阻拦可又不敢任由对方释放魔法他们又感到害怕一进进退失据随后轰的一声散开了。死一个倒霉鬼总好过大家同归于尽。

好半天那祭司终于在众人的等待中抖开魔法卷轴猛地甩了出去。接着魔法卷轴化作一道直冲天际的白光飞到高空之后又呈伞状炸开。现在已经是黄昏了炸开的白光显得格外醒目哪怕是在十余里之外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呵呵……你俩们侮辱了神的使者这就是你们的报应!”那祭司惨笑着他是把一切都豁出去了。

“挖你们的什么呆?”韩进冷冷地说道。

几个护卫如梦初醒继续卖力地挖起来。

时间不长外面隐隐传来马蹄声音而且蹄声越来越响亮。郎宁几乎算是在军营里长大的根本不用看只听一听便能算出骑士们的数量在百骑左右。

在光明骑士们的身影闯入墓地时那祭司一这挥动权杖一边嘶喊着:“神的战士们就是这些人!他们亵渎了死者的安宁侮辱了祭司的尊严来吧用你们的热血来净化这里的罪孽!”

排骑士们整齐地挺起骑士枪排成线开向韩进这个方向冲了过来艾尔玛的家属们惊慌地向外围逃去以免自己遭受池鱼之殃。

郎宁不由皱起了眉。以韩进的实力自保当然没问题但是想做到不伤人就困难了而且他也感到愤怒。圣冠城是韩进的领地就算生了什么事总应该通知当地的驻军大摇大摆把光明骑士团拉出来是怎么回事?!

实际上教权与王权总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矛盾能做到安然无事双方必然保持着克制相互妥协、相互容忍只要有一方做出不理智的行为矛盾立即就会激。

一缕阴霾在韩进眼中闪动着。他的身形突然从原地消失在墓地中间出现右手轻挥多出了一柄熊熊燃料的火剑随后他旁若无人的把火剑插入地中只剩下小半截剑身露在地上接着他又回到原地。

虽然韩进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但所有的光明骑士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剑的位置代表界限过界者后果自负。

只可惜他们并不认识韩进韩进连圣冠城的政务都懒得干涉更别说去光明骑士团了。几乎所有的光明骑士们都把这种警告当成了挑衅目中无人的挑衅!

韩进若无其事地看着逐渐被挖开的坟头只是眼神却变得越来越冷。

“大人……”郎宁不由暗自感到庆幸如果今天他没有陪着韩进一起出来这一场风波势必要酿成。经常与韩进、格瓦拉等人接触郎宁现不管是爽朗坚毅的格瓦拉也好还是从容恬淡的杰狄斯也好还有给一种阳光感的韩进都有一种相同的特征那就是骄傲自负。当然这里不是贬义的是一种你想来、那便来的态度。很难想象韩进遇到事情会放声大喊我是什么什么领主你们敢怎么怎么样能喊出这类话的绝不是真正的强者而看门狗。

这种事情……只能由我来了做一次狗也不算什么。郎宁露出无奈的笑意旋即放声怒吼道:“好大的胆子!拉斐尔领主在这里你们想干什么?!”

“大人……”在光明骑士团的冲阵中陡然传来吼声:“停下!!”

现在“拉斐尔”这三个字绝不仅仅是意味着一位屠龙者了。击杀龙城长老马克斯韦尔之后的韩进用威震寰宇来形容也一点不过分。龙城与龙域之所以强大正因为掌握着龙语魔法的上位龙族们很多都突破了最终壁垒。

龙城长老代表着什么?能击杀这样一位强者又代表着什么?答案已呼之欲出!

不止是东北区域随着时间的流逝“拉斐尔”这个名字所创下的辉煌战绩将随着旅者的口中向四处传播用不了多久在西南区域叱咤风云的尼古拉也会有所耳闻至于他会不会象韩进那样把对方当做自己最强大的敌人好是他自己的事别人无法知晓。

光明骑士的冲阵中一阵骚动堪堪在火龙剑外勒住了战马,不过部阵嘎然而止他们不可避免的相互碰撞在一起当即乱成一团。

一个穿着银色战铠的骑士从侧面越众而出看了那柄火龙剑一眼随后跳下战马大步向韩进走来。

走到近前那骑士摘掉自己的面甲郎宁这才看出对方竟然是三位圣骑士之一的奥德心中猛然打了个突一个祭司遇险竟然引出了堂堂的圣骑士有些令人难以置信!难道……光明骑士们想在圣冠城中立威所以一直在等着这种机会?

奥德扫了那祭司一眼弯下了腰随后低声说道:“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误会。”韩进淡淡地回道。

“误会?”奥德的语调微微有些提高他又看了那祭司一眼那祭司被打得很惨连门牙都被打掉了。打成这样只是误会?

“其实也不算是误会。”郎棕接道:“那个家伙有眼无珠竟然骂大人是恶棍教训他一顿还是轻的。”

奥德皱起眉目光冷冷地转向那个祭司。

“奥德大人他们……他们在亵渎死者啊!”那祭司也慌了。

那几个护卫犹在挖得起劲下面已经隐隐露出棺材了奥德轻声道:“大人他们在干什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