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寂静王冠第四百一十八章惊变

来源: 分类:都市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1月20日

寂静王冠 第四百一十八章 惊变

“我反对!公诉方的证人在毫无证据地进行着污蔑!”

在巴斯蒂安的诱导之下,米勒的证词还在继续,不论奥德里奇如何咆哮和反驳。直到叶清玄的‘圣徒伪装’都被戳破,涂上了一层恶臭的漆黑,他的证言才终于停止。

然后,不再说话。

也无话可讲。

“感谢你对公义和法律的支持。”

巴斯蒂安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站在这里你承受了多大的压力,辛苦了,你可以暂时去休息了。”

许久之后米勒才茫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失魂落魄在法警的带领下退庭。

就在门前的时候,他听见背后叶清玄的声音。

“米勒。”

米勒的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

“我不恨你。”

叶清玄看着他的背影,轻声说:“我知道你站在这里有多么痛苦,也猜到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我的缘故,这是我的错。”

米勒空洞地笑了两声,低下头,大步地离去了。

那背影苍老又佝偻,像是已经被什么东西彻底压垮。

叶清玄黯然地垂下眼睛。

而就在他身后,巴斯蒂安嘴角微微挑起,眼中寒意更甚。

这只是开始而已。

接下来的时间还有很长。

初审、再审、三审……他还准备了很多礼物想要送给他。

只要一点点地消磨,叶清玄早晚会被从人格上击溃。

只要他清楚地认知到他活着会给身边人带来多大的灾祸,那么甚至不用他们递上绳索,他就会在牢中自行了断。

他微微地弹了弹指甲,笑得意味深长。

-

陪审席上,麦克斯韦面无表情,只是看了一眼旁听席上的兰斯洛特,微微颔首。

兰斯洛特低头,看了看怀表上的时间,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

他起身,离去。

很快,在奥德里奇身旁,那名学生怀中的以太球闪烁起来,他低头端详片刻之后,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低声对奥德里奇说了一句什么。

嘴唇无声开阖,却令奥德里奇的怒意消散了。

这个老头儿的眼中浮现出一丝阴狠和毒辣。

还有一丝令人不寒而栗的寒意。

巴斯蒂安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一丝不安。

“法官大人!”

奥德里奇抬头,肃声说道:“我方,同样申请证人出场。”

“反对!证……”

巴斯蒂安下意识地阻拦,可刚说了一半,却不知道怎么再继续说下去了。反对?如何反对?证人没有列在名单上,不合规矩?

开玩笑,十几分钟之前,率先违规的可是自己……在这一点上如果跟这个老乌龟纠缠起来的话,恐怕占不到任何便宜。

法官博尔哈也没有办法支持自己,毕竟刚刚才通过自己的申请,如果在这里卡着安格鲁的话,那么便失去了公正立场。安格鲁倘若大肆宣扬,以此针对他的话,甚至可以说他身为法官却妨碍司法公正。

那么,要怎么才能拦住?

巴斯蒂安的心思电转,脑中掠过了不知道多少条文规定,忽然在法官落槌之前举手:“法官大人!我方要求在证人出庭之前,验证证人身份与信用,确保其证词可信!”

他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向奥德里奇:“毕竟这里是圣轮法院,倘若辩护人在失利的情况下随便找了什么三教九流之辈来胡搅蛮缠的话,有失威严!”

在证人出庭之前,巴斯蒂安要求法庭率先检验证人身份。

必须占据先手的优势,绝不能陷入被动!

虽然不知道安格鲁手头究竟掌握了什么证据和线索,但在法庭检验证人身份这一段时间里,便给自己留下了充分地缓冲时间。

而且,如果有意拖延的话,整个一套流程可以拉长到半个小时以上!

半个小时?

对于圣赦部的审查官来说,足够把证人调查个底儿掉,做好一切应对的准备。届时,安格鲁就失去了突然性的优势,反而会因为自己这边早有准备而陷入被动之中。

法官博尔哈听了之后,微微颔首,正待举起木槌敲落,可动作忽然停顿了。

“三教九流之辈?”

隔着大门,有嘶哑地咳嗽声传来。

“我竟然沦落到这种程度了么?”

大门轰然开启,撑着拐杖的老人从门后面走进来。

没有法警拦住他,也没有人敢拦。

就在所有人呆滞的眼神中,巴斯蒂安愣住了,表情僵硬,像是见了鬼一样。

半个月未曾出现在公众面前,来者似乎已经老了数十岁,比以前更老了,枯槁又陈腐,像是挣扎着不愿意躺进坟墓里的死者。

因执念和不甘而存留在这个世界上,不愿死去。

而现在,他穿着已经许久未曾穿戴的教团礼服,纯黑肃穆的教袍上有淡金色镶边,头戴黑冠,手腕上缠着一串古旧的玫瑰念珠,圣徽自其中垂落,随着他的前进而摇晃。

就像是要去参加一个庄严肃穆的典礼。

他撑着拐杖,缓慢又蹒跚地走进法庭,在众目睽睽之下站在证人席位上,轻蔑地看了一眼巴斯蒂安,最后视线看向面色青白的法官博尔哈:

“现在,谁对我的身份和信用有疑问的话,尽可以上来检查,如果你们觉得这个主教头衔不够的话,再加上‘女巫之锤骑士团团长’的这个身份如何?”

“……”

漫长的寂静里,法官博尔哈沉默,面色剧烈变化,许久之后,摘下了眼镜,凝视着证人席位上的老人。

“米歇尔主教,按照礼仪,我见到您应该行礼,但这里是圣轮法院,我身为法官,不能对任何人低头,还请见谅。”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你想清楚你在干什么了么?你来到这里,究竟意欲何为!”

最后一个字,已经近乎质问。

“意欲何为?”

而就在证人席位上,那个行将就木的垂死老人轻声咳嗽着,听见他的声音,便抬起了头,露出笑容。

“刚刚不是说了么?我来到这里,是作为证人出庭。”

教团信理部的负责人,圣城的大主教、女巫之锤骑士团的团长,米歇尔,米歇尔?格雷伊,出庭!

直到此时,全场才传来错愕的惊呼。

作为信理部的负责人,米歇尔久病在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公共场合了,因此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没有人认出他来。

但认出来之后,却又觉得自己产生了幻觉,不可置信。

信理部!

信理部的负责人!

信理部的负责人作为安格鲁的证人出庭!

你他?妈?的在开玩笑么?!

“他疯了么?!”

旁听席中传来了压制不了的低声喧哗,哪怕博尔哈数次敲锤肃静都无法遏制,不断地有人起身离席,向自身所属的组织汇报这一惊人展开。

这种事情,简直荒谬到像是百目者忽然之间跟圣城手拉手、大家一起做好朋友一样!

一手将柯尔特扶植为英雄的信理部、将叶清玄几乎踢进地狱里的信理部、为了营救柯尔特花费了不知道多少代价的信理部、被叶清玄杀死了六名大师的信理部、损失了数十名女巫之锤的信理部……还有被叶清玄在圣城门前,一脚将最后的尊严踩成碎片的信理部……

米歇尔竟然出庭作为叶清玄的证人!

他疯了么?!

哪怕是陪审官的席位上,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到最后都像是见了鬼一样地看向麦克斯韦。而麦克斯韦却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稿纸上的涂鸦,像是神游天外。

同样的冲击,他在好几天之前,就已经体会过了。

就在那一天,他和兰斯洛特两人发现秘密潜入安格鲁大使馆、走进办公室里的人竟然是米歇尔时,就已经开始觉得自己产生了幻觉。

当时他几乎以为这是圣座一心修士会的阴谋。

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本来这一手绝杀的好牌,应该留到最后面再打出来的,但他却没有想到一心修士会为了杀死叶清玄,竟然已经如此不择手段。

就连身为圣城望族的米勒也不得不屈从于他们的压力,更何况其他人……

再拖延下去,只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

两人不得不提前掀开这一张底牌。

而因此,也必须承担惨重的代价……

-

在漫长的沉默之后,法官博尔哈发出嘶哑的声音。

“由于圣轮法院未曾有此先例,也没有响应的流程,事出突然,没有做好准备,是我的疏忽,对此我承担全部的。”

他抬起木槌:“休庭半个小时。”

“不必了。”

米歇尔的浑浊眼眸低垂,淡淡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很快就会有教皇宫的谕令传达给你了。”

三秒钟之后,浩荡的钟声自远方响起。

一个漠然的声音传来。

“审判继续。”

紧接着,神圣的辉光从天而降,落在陪审席上。在陪审席之后,光芒投影出一排长桌,长桌之后,七个人影端坐,教袍威严,面孔肃冷。

枢机主教团!

“博尔哈法官。”其中一个人影淡然说道:“奉陛下谕令,枢机主教团将会作为见证,无需顾虑,继续审理吧。”

法官博尔哈的面色变化,许久之后,敲下木槌,声音嘶哑:

“审判继续。”

于是,证人席位上,米歇尔便露出了释然地笑容。

“我在此,向圣城自首。”

他摘下了自己的头冠,放在身旁,露出稀疏的白发和丑陋的头皮。

“叶青玄的一切作为,都是我个人指使,他迫于立场,不得不协助我。我愿意承担所有的,并为此付出代价。”

全场哗然!

-

-

-

我就说俩字儿,月票!!!!(。)

南充如何治疗牛皮癣
酒泉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深圳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