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超凡手艺人第九十五章人吓人

来源: 分类:都市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1月20日

超凡手艺人 第九十五章 人吓人

第二天一早,两人收拾停当,正准备出发前往大理古城,岑睿文忽然眼珠子一转,拉住了陆铭,“陆铭,昨晚那事我又仔细想了想,我觉得,好像是有点危险啊!”

“危险?什么意思?”

岑睿文不答反问,“你说,他们会不会已经知道被咱俩坑了?”

“不可能吧,之前东西在手上都没认出来,现在东西没了,她怎么可能反而知道了呢?”

“不一定,之前她是不知道那玩意值钱,可是昨天那个两万三应该提醒她了。而且说实话,你昨晚说的那些,其实痕迹还是很明显的。”

听他这么一说,陆铭也有些迟疑起来,“你什么意思?”

“我觉得,这几天咱们俩还是老实点,哪儿也别去,就在酒店里窝着。”

岑睿文表情严肃的开始给陆铭分析,“那女孩是混社会的,应该有点根脚,如果真的发现了什么,一定会发动人手到处寻找我们。”

陆铭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这家伙这个思路应该是从那些老港片来的,不过也好像有那么一丢丢的道理。

看到陆铭认可,岑睿文精神头就更足了,“所以我们也不能马上走,因为他们一定会派人盯着机场火车站还有汽车站这些交通要点!”

“嗯,然后呢?”陆铭有点忍不了了,尼玛,港片味越来越浓了!

“然后......然后我们就只能先躲着啦!”

“呵呵,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如果那女孩真的发现自己被骗了,她最可能的反应,应该不是到处找人而是报警!”

“报警?”岑睿文吓了一跳,“她凭什么报警?”

“你被人骗了30多万,你是会想办法私底下解决还是第一时间就报警?行了,别想太多了,我估摸着,说不定这会儿警察就正在到处找我们两个呢!”

“啊?不可能吧?”一看陆铭说的煞有介事,而且细想还真有道理,岑睿文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好了,麻蛋,诈骗30多万那可是重罪啊!

“行了行了,逗你玩呢!再说了,就算是警察找上门,要抓的也是我啊,你担心个什么劲!”

“呵呵,呵呵。”岑睿文嘴角抽搐,看得出来心里应该很纠结。

“这事不是因我而起的吗?再说了,你要不是想帮我报仇,30几万哪看得到你眼里?不行,这事绝对不能让你一个人扛!”

陆铭颇为诧异的看了这家伙一眼,没想到,胆子不行人还挺讲义气的!不过这家伙看人好像确实是不怎么样,喜欢伊澜结果人家对他根本就没一点感觉,然后找了个有感觉的还是个酒托,然后现在......

我踏马哪有不把这30多万看在眼里了?你哪只眼睛看出来的?

“行了,走吧,刚才真逗你玩呢。”

“不是......好吧陆铭,我承认我一开始是想吓唬吓唬你,可是......你说的这些未免也太吓人了吧?而且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哎!”

“毛的可能!你所有的可能都是建立在她会意识到那是一块真正的玻璃种上的,这根本就不可能!再说了,就算是意识到了,又能怎样?”

一时间,陆铭颇有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他早就看出来岑睿文是想吓唬吓唬他,可是没想到,他随便反吓唬了一下,这家伙就真的跟个软脚蟹一样,差点尿都被吓唬出来了!

“不是,我......”

“好了好了,你看着我。”陆铭一指自己的鼻子,“首先,这件事情是因你而起,但整个过程,你根本就没有参与!”

“所以就算是真有警察,他们要找的也是我,而不是你!”

陆铭摇手示意岑睿文先不要说话,先等他说完。“其次,如果对方真的报了警,你觉得我们窝在酒店里有用吗?”

岑睿文摇了摇头,酒吧、街上都有监控,一查就能掌握他们两个的长相,然后随便比对一下,应该就能把他们两个给找出来。

“所以,我们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样万一警察真的上了门,我们也可以装作一无所知。你记住,知法犯法是罪加一等,但如果是法盲,或者是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是在违法,最后可能会判的轻一些。”

岑睿文哭丧着脸点了点头,好吧,法盲是会判的轻一点,可是,他妹的还是要进去啊!

“我的天!”陆铭真的是无语了,要早知道这家伙心理素质这么差,这么不经吓,他疯了才跟他开这个玩笑!

“行了,我要出发了,你去不去?不去你就在房间里待着。”

“去,我当然去!”这么一吓唬,岑睿文哪儿还敢一个人待着啊。这会儿这家伙早就忘了,这件事最开始还是因为他想吓唬陆铭,所以搞了一个几乎就没有可能的假设,结果......

岑睿文有气无力的骑着自行车,一路哭丧着脸跟在陆铭后边,晃晃悠悠的朝着古城骑去。

于此同时,城市的另一个角落,自以为又找到了一条生财之路的女孩也正在朝着古城进发,因为她记得,那里好像有一家专门用水沫子冒充冰种玻璃种的小店!

“现在这些风景区啊,很多都是炒作,尤其是这古城那古城的。你仔细看看,除了城墙可能真的有点历史,其他哪个不是新建的?”

南城门口,陆铭仰头看着高大的城门楼子,语气中颇有些感慨。

“知道你还来?”岑睿文却根本没心思留意这些,他正在贼眉鼠眼的四处观察,看到底有没有人留意他们。

“能不来吗?再怎么着都要对得起我那一万块钱吧?”

陆铭四处看了看,很快就看到了一家存车处,推着自行车就准备过去。

“哎,哎,陆铭,你看那边,那个人是不是在看我们啊!”岑睿文拉住了他,声如蚊呐。

陆铭一拍额头,这小子还没完了!你等着!

他把自行车推过去存好,然后大步走到刚才岑睿文指给他看的那个人面前,指手画脚的说了一番之后,又走回了目瞪口呆的岑睿文身前,“走吧,进城。”

“你,你们......”

“问个路而已!人家也是来旅游的,羊城的!”

“哦。”

岑睿文臊眉耷眼的跟在陆铭身后,两人穿过门洞,来到了大理古城那充满了岁月沧桑味道的狭窄街道上。

“陆铭,那边有个玉器店,我们进去看看吧。”

“有什么好看的?你以为还会有昨晚的好事啊?旅游区买玉器,没被坑死都算你本事大!”

“看看呗,看看又不花钱!”岑睿文腆着脸,推着陆铭就朝店门口走去,他不是真的对玉器有兴趣,而是想再比对一下,看看昨晚陆铭坑来的那个,究竟是不是真的玻璃种。

现在,他宁愿陆铭昨天晚上是真的看走眼了,也不愿意有那么一丢丢的可能被警察叔叔抓!

“好了好了,别推了,我去还不行吗?”

陆铭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那边走,结果还没进门,两个人就好像被人给施了定身法一样,一下子全都愣住了。

跟他们一样愣住的还有一个人,只不过她是刚刚从店里出来。

石家庄九州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医院李燕华
大同男科医院那个好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
猜你喜欢